這幾天,台灣不少單位,境管的、管海關的、管地方治安的、反恐的、管海岸的,都對外放話,說要如何加強世大運期間的治安。不過,一個叫趙準基的南韓籍慣竊自在地進出國境,還進入執政黨中央黨部,隨心所欲地偷了東西的事實,把所有這些機關單位的放話,全弄成是打高空、放空話而已。



我們政府或者是治安機關,不能把這件事看成是件竊案,說什麼民進黨中央黨部只是被偷了錢而已,沒有偷走其他重要文件。境管及警察機關也不能拿這個趙準基是合法入境等的理由搪塞,而應當視為威脅國家安全的重大事件。

趙準基事件顯示的是,我們國家的安全及反恐機制形同虛設,破洞如同沖澡用的蓮蓬頭,漏洞百出。這一事件有一個基本事實是,這個趙準基早就被南韓視為對治安有重大威脅的慣竊,所以南韓政府公告註銷了他的護照。

對這樣有重大治安疑慮的人,我們的邊境幾乎不設防。任由他出入。首先,我們和南韓間似乎完全沒有交換治安情報的機制,這才導致趙準基可以持用南韓護照,由泰7-11網路購物國順利入境。

同樣是南韓鄰國的日本就和我們不同。他們有來自南韓的治安及國境的通報,知道趙準基的南韓護照已經被公告註銷,讓日本海關可以在趙準基由台北搭機到日本,企圖進入日本國境時及時阻止他進入。

那麼,為什麼日本能掌握趙準基護照失效的資訊,而我們台灣沒有?或者我們有這個護照註銷的資訊而疏於查察?這都是我們國安單位應該檢討的漏失。

接著,日本以趙準基沒有持用有效旅行證件為由,將他遣送回原出發地的台灣時,我們負責國境安全的移民署,應該就要由趙的被遣返後知後覺地發現趙準基持用的旅行文件是有問題的,進而採取防制行動。

沒想到我們的國境安全既做不到先知先覺,連後知後覺也沒有,不僅沒有在趙準基被日本拒絕入境後,主動向日方或者南韓查詢趙準基這個人的問題,更沒有在趙準基由日本搭機返回台灣時,派員在機門等候,予以攔查。

更離譜的是,趙準基回到桃園機場轉機大廳之後,我們的機場管制也形同虛設,任由趙準基到處閒逛,還能從第一航廈溜到第二航廈,最後又躍過無人看管的通關櫃檯入境,搭計程車跑了。

光是從這個南韓慣竊出入桃園機場的整個情節,我們這些曾出入國境的人都覺得不可思議。機場的出境大廳、證照查驗櫃台、候機大廳,不是都有很好的區隔、安全管制?怎麼對趙準基這個慣竊就失效了。難道我們所有的國境安全管制只是對好人有用,對真正的壞人無效?而如果1個持無效證照的趙準基都管不住,我們國家對國際上那些持有效證照的恐怖分子又能怎麼防範?

從2trivago網頁台灣000多年前漢朝開國名將韓信的「半渡而擊」戰略思想,到今天我們軍隊制敵彼岸,擊敵半渡的軍事思維,都是強調國家的安全首重拒危險於境外。

而飽受恐怖襲擊、毒品走私威脅的美國,大量派遣安全官員駐在世界各國,每年又編列鉅額預算給駐外使領館,和各國加強安全情報交換,圖的就是能把任何危害拒於國境之外。

我們台灣除了喊台灣第一、台灣優先的口號痲痺台灣人心之外,政府做了什麼?沒有。至少在趙準基這件案子上,看得出我們沒有做什麼。

(中國時報)
F449B047E4E073A2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鐘俊義

cathyl8x33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